1. <p id="x9vzs"></p>
    2. <kbd id="x9vzs"></kbd>
      1.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時間:
        當前位置: 首頁 > 法學實務 > 調研成果
        以南鄭法院為例對非法持有槍支案的問題梳理及建議
        作者:葉青  發布時間:2018-01-02 08:43:03 打印 字號: | |

        為了維護國家槍支管理秩序及社會穩定,防止利用槍支實施違法犯罪活動,《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二十八條將非法持有槍支的行為規定為犯罪,司法解釋明確了所謂非法持有槍支,是指不符合配備、配置槍支的人員,違反槍支管理法規定,擅自持有槍支的行為。該罪在主觀方面表現為故意,即明知是禁止私人持有的槍支、彈藥,而故意隱藏不交。在客觀方面,持有指的是控制、占有、可支配,表現為行為人違反槍支管理規定,非法持有、私藏槍支的行為,槍支、彈藥無論是他人贈予的,還是拾得的,或者是自己曾經合法配帶、以后應交未交的,只要是未經合法批準而私自持有、隱藏,都屬于私藏槍支、彈藥的行為。

         近年來,隨著公安機關嚴厲打擊涉槍犯罪,查處大量非法持有槍支案件,通過法院審判,取得了一定的社會效果,同時也有許多情節顯著輕微的非法持有槍支案件被作為犯罪處理并給予刑事處罰,這部分案件,被告人非法持有槍支的目的并非用于犯罪,且沒有造成危害他人或者公共安全的后果,宣判后基本上能夠息訴服判,但該類案件的處理卻并沒有取得良好的社會效果,并未體現出刑法嚴厲懲處涉槍犯罪的立法本意。本文以南鄭區非法持有槍支案件現狀為視角,對南鄭法院20151月至201710月所審理的非法持有槍支案件進行梳理、分析,歸納總結該類型案件的特點及成因,發現其中存在的問題,并提出預防該類案件頻發的建議。

        南鄭法院非法持有槍支案件的現狀及特點

        20151月至201710月南鄭法院共審結涉槍案件21件,其中非法持有槍支罪19件,涉案19人,被告人全部認罪,涉案19人均給予刑事處罰,其中宣告緩刑17人。(詳見以下柱狀圖)

        具體呈現以下特點:

        (一)被告人均為男性,年齡偏高,文化水平偏低。近三年來,在審結的非法持有槍支案中,涉案19人,全部為男性,其中35歲以下3人,35-6010人,60歲以上6人。涉案的19人中,高中以上文化水平0人,初中文化水平4人,小學及以下文化水平11人,文盲4人。

             (二)案發地多集中在偏遠村鎮,人口密度低。在近三年的非法持有槍支案件中,15起案發地地處偏遠,多位于黎坪、碑壩等鎮,案發地人口居住相對分散。這些案發地的共同特點就是地理位置偏遠,多丘陵、山地,人群居住相對分散,戶與戶之間相距甚遠。

        (三)非法持有的槍支多為自制,用于生產生活或者作為遺物保管,未造成實際危險。近三年的非法持有槍支案件中,共計查獲槍支24支,其中自制槍支21支,自制以火藥為動力的槍支19支。其中有9起案件,被告人在日常生活中用于保護莊稼驅趕鳥類,有8起系祖輩遺留,未曾使用。在這17起案件中,多屬于靜態持有,靜態持有與作為型持有相反,行為人并非積極地對違禁品進行控制與支配,已進行觸犯刑法規范的活動,而是靜態型持有即行為人靜止的對某種違禁品進行控制的一種狀態①。比如這些非法持有槍支案件中,槍支系祖輩遺留下來,被告人在知道的情況下,仍任由該槍支存放家中,沒有作為,使槍支仍在自己的控制與占有范圍,并沒有上交或者銷毀。在這些案件中,被告人非法持有槍支并非用于實施犯罪活動,均不曾發生危害人身安全的實際后果。

        (四)被告人多為初犯,認罪態度好,多宣告緩刑。通過前文中的柱狀圖,我們可以直觀的看到,在近三年來的非法持有槍支案件中,涉案19人僅有二人判處實刑,其他17人均宣告緩刑,占案件總數的95%。一方面,在這些案件中,被告人犯罪情節輕微,沒有造成嚴重后果,另一方面,有17名被告人系初犯,其中有9人均是在偵查機關了解、詢問時就主動上交槍支,18名被告人歸案后能夠如實交代犯罪事實,構成坦白,在審理中認罪悔罪態度好,通過委托被告人所在地司法所對被告人的過往表現、居住情況等進行社會調查,有17名被告人社區以及司法機關表示能夠回歸社會,接受社區以及村組的監督,可以適用緩刑。

        綜上所述,不難看出南鄭地區非法持有槍支案件之所以呈現以上特點,與行為人的受教育程度、地域生存環境密不可分,主要總結出以下幾點原因:

        首先,案發地區受教育程度偏低,涉案的19名被告人大部分出生于五、六十年代,他們中的大多沒趕上義務教育的普及,文化水平普遍偏低。這樣就導致了法律知識普遍欠缺,法律意識薄弱,他們中的大多數,在案發前都沒有意識到自己持有槍支的行為是違法犯罪。

        其次,地域生存環境引發的狩獵習俗造成遺留問題。南鄭地區位于秦巴山腹地,區域內丘陵、山地占全區總面積88.2%。如碑壩、黎坪、福成等偏遠鄉鎮的村組,戶與戶之間居住的相對分散,村民日常生活范圍較小,因此對公安機關多次輯槍活動知之甚少。加之這些地區多丘陵山地,耕地少林地多,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物資匱乏,村民為了生產生活需要,為了溫飽,狩獵之風漸濃,多數人通過獵取野雞等山禽滿足生活的需要,因此出現了很多自制槍藥。隨著生活條件的好轉與交通的便利,這些自制槍支被閑置,或者隨著使用人的過世,遺留給子女,而繼承人日常雖不使用這些槍支,但抱有一種保管遺物的心態,并未對之銷毀或上交。

        再次,非法持有槍支罪,通常以被告人非法持有作為入罪唯一的標準,而是否具有社會危險性,是否造成傷害后果,均是作為量刑情節予以考慮。刑法對持有型犯罪的規定均是為了嚴密法網,防止犯罪嫌疑人逃脫法律制裁,我國刑法對持有的概念沒有具體規定,但是司法實踐中對持有的認定為對于某種違禁品單純的控制、支配的狀態。我國將非法持有槍支規定為犯罪,是因為槍支作為違禁品具有危險性,一方面為了避免槍支作為犯罪工具危害社會,另一方面對于缺乏證據證實利用槍支實施其他犯罪活動的情況下,通過適用非法持有槍支罪避免犯罪分子逃脫法律制裁。因而立法的本意是通過對非法持有槍支罪的規定,打擊和堵截利用槍支實施其他危害社會公共安全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的犯罪行為。但是,司法實踐中,一些非法持有槍支案件的處理“重處罰,輕保護”,沒有凸顯出嚴厲打擊涉槍犯罪的立法本意。

        上述原因也暴露出目前南鄭地區非法持有槍支案件中存在問題,一是被告人均為沒有犯罪前科的農民,因對法律認識不足,持有槍支用于生產生活,不存在犯罪動機,在審理中往往難以接受自己持有槍支沒有危害他人和社會的行為構成犯罪;二是宣告緩刑后被告人雖能夠認罪認罰,但是社會效果并不理想,被告人親屬甚至所在村組認為司法資源應當用在打擊危害社會以及人民財產安全的案件上,對非法持槍者可以教育、罰款,不能理解法院給予刑事處罰的原因;三是在情節顯著輕微的非法持有槍支案件中沒有凸顯出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一些公安機關為完成辦案數量的考核任務,無視非法持有槍支行為的社會危害性,將大量情節顯著輕微的非法持槍案件作為犯罪處理,往往只要符合非法持有槍支罪的構成要件,“可捕可不捕的捕,可訴可不訴的訴”,立案偵查提起公訴后,對犯罪情節中的社會危險性以及應受刑法懲罰免責等事由,法院審理時僅能夠作為量刑情節予以考慮從輕處罰,最終均作出有罪判決并給予了刑事處罰。這樣不但沒有體現刑法總則第十三條“但書”的規定(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的,不認為是犯罪),也不利于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案件中都感受到司法公正。

        對預防非法持有槍支罪頻發的建議:

        一、 加大普法宣傳,送法進鄉村。

        針對偏遠山區農民法律意識淡薄、法律知識欠缺的現象,加大送法下鄉的力度。選取典型的非法持有槍支罪案例,開展公開巡回宣判,判后答疑,以案講法,爭取讓轄區內基層群眾更多的學法、懂法、守發、用法,為我們法治國家的建設貢獻綿薄之力。

        二、 教育處罰相結合,強化治安管理力度。

        公安機關在打擊犯罪過程中,針對偏遠地區因為生產生活持有,或者存放的遺棄不用的槍支,應當以教育和處罰相結合的方式,通過加大持有槍支社會危害性的宣傳力度,勸誡村民主動上繳槍支,各級司法機關更應積極配合,深入鄉村面對面開展宣傳教育活動,普及槍支管理規定,教育群眾文明守法。對于祖輩遺留下來的槍支,應當積極動員上交,或者經過安全性處理后,捐贈川陜革命紀念館,這樣不僅解決了一部分群眾因為情感因素私藏拒繳,更方便了后代緬懷紀念物。

        三、發揮檢察機關監督職能,避免為指標辦案。

        人民檢察院作為國家監察機關,對公安機關的立案及偵查活動,應當加強法律監督,必要時發出書面檢察建議,避免偵查階段出現誘供、唆使他人故意承認非法持有槍支行為,應當及時糾正其為了達到考核辦案數量,將打擊重點放在情節顯著輕微沒有社會危險性的非法持有槍支案件上,浪費司法資源。

        四、完善司法解釋,增加非法持有槍支行為入罪的情節限制。

        應結合司法實踐中該類案件共性,將不具有社會危害性情節顯著輕微的非法持槍行為區別對待,完善司法解釋,增加非法持有槍支罪入罪的情節限制,擬定哪些非法持有槍支的行為中可以不作為犯罪處理或者免于刑事處罰。這樣不僅可以體現出刑法總則第十三條“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的,不認為是犯罪”的規定,更加體現出充分保障人權,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既能夠節約司法資源,更利于基層人民群眾在個案中感受到公平正義。

        五、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實現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相統一。

        在審判實踐中,對待涉槍案件要牢牢把握“寬嚴相濟”,該嚴則嚴,當寬則寬,對于主觀惡性小,不具人身危險性和社會危險性,情節顯著輕微的初犯、偶犯,可依法從輕減輕或者免除處罰;針對主觀惡性深,嚴重危害社會的非法持槍案件應重點打擊,依法從嚴懲處。具體到個案中,被告人的生活環境,非法持有槍支的目的、原因,所持有槍支的狀況,被告人職業及過往表現、有無犯罪前科等,都應當作為量刑的參考依據,尤其對于被告人年齡過大,情節顯著輕微,未造成危害后果的應當從寬處理。實現打擊犯罪和保障人權的雙重目標。

         

           (參見蔡中軍.論刑法中的持有,華東政法大學,2016年)

        責任編輯:李嘉
        友情鏈接

        最高人民法院  中國法院網  陜西法院網  漢中市政府網  新華網  人民網 中國新聞網  法制網  陜西政法網

        斗牛平台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