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時間:
當前位置: 首頁 > 法學實務 > 調研成果
淺談如何確定夫妻共同債務
作者:張 芳  發布時間:2017-09-06 10:01:44 打印 字號: | |

【要點提示】確認婚姻關系存續期間的共同債務應當從債務形成時間、產生原因、夫妻有無共同舉債合意、夫妻是否分享了債務所帶來的利益等方面綜合判斷。

【案情簡介】

原告程某訴稱,被告李某因資金周轉困難于2013715日向原告出具了借條及身份證復印件借款2萬元,約定2013914日還款。但借款到期后,經原告多次催收被告拒不還款。被告王某系李某之妻,理應承擔連帶還款責任?,F具狀請求人民法院判令二被告償還原告借款2萬元,提交被告李某借條及身份證復印件。

被告李某經公告傳喚屆期未到庭應訴亦未答辯。

被告王某辯稱,其不認識原告,二被告在201312月協議離婚前已經分居三年,其對李某向原告借款并不知情,即使存在也是李某個人債務,其全部用于賭博,未用于家庭生活,其無義務償還借款,請求依法駁回原告對其的訴訟請求,提交被告李某自書信件、債務清單、視聽資料、離婚協議書、婚姻登記審查處理表、證人證言。

經審理查明,原告程某與被告李某因開出租車相識,是朋友關系。被告李某2013715日向原告程某出具借條一張,載明:“今借程某現金2萬元,于2013914日內歸還,逾期不還,后果自負。”同年911日被告李某給被告王某留下一封信件:“老婆,我們分居已有三年多,201212月底,我以前的夜班司機帶我到電游廳打游戲,從那以后我就無法自拔,不僅輸完了自己的錢,還借了好多高利貸。從20133月開始,我好幾個月都沒給車主交承包費了,我逼大哥幫我貸了5萬元還了一部分高利貸,可還有很多還不起,每月還得清利息,我實在扛不住了。李某絕筆。”之后被告李某在某游戲廳服毒自殺,后被送醫院搶救生還。2013922日被告李某自書債務清單一份后離家,內容為:“老婆,我去外地打工了,等過兩三年我把高利債還清了就回來,債主有7人,他們是程某,2萬元,利息一個月2500元,我已還了兩月利息……”。原告程某當庭自述,2013715日被告李某出具借條后,其交付現金1.75萬元;20138月份,被告李某歸還2500元,現下欠1.5萬元未還;20139月底,其在漢臺區新星街見到被告李某催要欠款時得知其因打游戲賭博欠錢,還曾因賭博自殺過。

另查明,二被告于2001120日登記結婚,于20131217日登記離婚,未育有子女。離婚協議書載明“雙方確認在婚姻關系共同生活期間沒有發生任何共同債務,20131217日之前各自債務自行承擔。”二被告離婚之前已經分居三年左右。

【審判】

漢臺區人民法院審理認為,合法的借貸關系受法律保護。2013715日被告李某向原告程某出具2萬元借條后,原告交付被告李某現金1.75萬元,20138月份被告李某歸還原告2500元,下欠原告程某1.5萬元未還,該事實有借條和原告程某當庭陳述為證,原、被告之間形成合法借貸關系,被告李某對該1.5萬元欠款負有還款義務且未予償還屬實。故對原告要求被告李某償還借款合理的部分,依法予以支持。因被告王某提交的證據可以證明,被告李某在分居期間向原告的借款沒有用于二被告家庭共同生活,其借原告現金用于個人賭博;且20139月底原告已經得知被告李某因打游戲賭博欠錢,還因賭博曾經自殺。綜上,應認定被告李某與原告程某之間的債務為被告李某個人債務,對被告王某主張其不承擔該債務的請求,依法予以支持。遂依法判決:一、被告李某于判決生效后20日內償還原告程某借款人民幣1.5萬元。二、駁回原告程某的其他訴訟請求。

【分析】

本案爭議焦點在于原告程某與被告李某之間具體借貸金額以及該筆債務是否屬于二被告婚姻存續期間的夫妻共同債務。

原告程某持被告李某所出具的借條及其身份證復印件訴請判令被告李某歸還借款2萬元,并由被告王某承擔連帶清償責任。被告王某當庭提交被告李某自書信件載明“借程某2萬元,利息一個月2500元,已還了兩個月利息”,經審判人員當庭詢問,原告程某自述“2013715日被告李某出具借條后,其交付現金1.75萬元;20138月份,被告李某歸還2500元,現下欠1.5萬元未還”,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8條第1款及我國《民事訴訟法》第63條第1款之規定,應認定雙方自然人之間的借款合同已生效。根據《合同法》第200條“借款的利息不得預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預先在本金中扣除的,應當按照實際借款數額返還借款并計算利息。”之規定,該筆借貸中的“抽頭”行為無效,雙方實際借貸金額應為1.75萬元,因原告程某自認被告李某已歸還借款2500元,故被告李某下欠借款1.5萬元未還。根據《合同法》第211條第1款“自然人之間的借款合同對支付利息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的,視為不支付利息。”之規定,因原被告未在借條中明確約定利息,故該筆借款為定期無息借貸。

 

二被告于20131217日登記離婚,該筆借款雖以被告李某個人名義所借,但發生于雙方婚姻關系存續期間,這是否屬于共同債務呢?按照學理解釋,夫妻共同債務是指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雙方或一方為維持家庭共同生活,或為履行撫養、贍養義務,或為夫妻一方或雙方治療疾病以及為共同生產、經營活動所負的債務。依據《婚姻法》第41條“離婚時,原為夫妻共同生活所負的債務,應當共同償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24條“債權人就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所負債務主張權利的,應當按夫妻共同債務處理。但夫妻一方能夠證明債權人與債務人明確約定為個人債務,或者能夠證明屬于婚姻法第十九條第三款規定情形(夫妻對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所得的財產約定歸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對外所負的債務,第三人知道該約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財產清償。)的除外。夫妻一方與第三人串通,虛構債務,第三人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夫妻一方在從事賭博、吸毒等違法犯罪活動中所負債務,第三人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判斷是否屬于共同債務,應當從債務是否形成于夫妻共同生活期間、債務產生原因、夫妻雙方有無共同舉債合意、夫妻是否分享了債務所帶來的利益等方面綜合加以考慮。本案中,被告王某舉證證實該筆債務形成于夫妻分居期間,被告李某自書信件及債務清單證實其借原告現金用于個人賭博,并未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生產或經營,被告王某亦無共同舉債合意、未分享到該債務帶來的利益,故該筆債務應認定為被告李某個人所負債務,原告程某要求被告王某對借款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的訴訟請求,依法不能被支持。

責任編輯:李嘉
友情鏈接

最高人民法院  中國法院網  陜西法院網  漢中市政府網  新華網  人民網 中國新聞網  法制網  陜西政法網

斗牛平台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