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 id="x9vzs"></p>
    2. <kbd id="x9vzs"></kbd>
      1.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時間:
        當前位置: 首頁 > 普法天地 > 以案說法
        關于河堤管理者的安全保障義務適用問題
        作者:呂佳音  發布時間:2016-10-12 12:07:38 打印 字號: | |

        案情簡介:2012128日晚上,聶雪菊(受害人姐姐)稱其與受害人李雪龍(系深圳市鑫泰餐飲管理有限公司員工)、表弟及其女朋友在聶雪菊工作地點深圳市國貿餐飲有限公司國貿餐廳聚餐。聶雪菊稱自己系國貿旋轉餐廳樓面副經理。原告提供的證據表明,當晚四人點了四五個菜,共飲了四支國產長城紅酒。餐后11點多,四人搭的士準備返回居所,在途經深圳市羅湖區船步高架橋時,受害人因需要解手,四人于是在高架橋上下車。相繼走下高架橋尋找方便解手的地點。受害人走在最前面,其表弟走在中間,聶雪菊與表弟的女友走在后面。聶雪菊稱表弟要求他們回避。此后,表弟往前走未能看見受害人,三人在附近草叢和受害人家里附近找了一個多小時后于當晚三點多回到聶雪菊宿舍睡覺,早晨六點左右報警。警方于當月3110時許在深圳市羅湖區船步路高架橋下發現受害人尸體,經警方確認為溺水身亡。

            經現場勘驗,受害人應從橋上走下,右拐彎進入與寶安南路靠近布吉河堤處小便不慎落入河中淹死。河岸邊多數河堤高度均符合規定的安全高度,唯有比較靠近橋邊一小段河堤因建設在管道上與管道十字交叉,從管道上方到河堤頂端處僅僅六十公分左右,分析推斷受害人應是爬上管道頂端并往河堤處前行時落入河中。該處系一處綠化草坪,種植了一些樹木,晚上較為幽暗。選擇此處小便有利于躲開其他行人。

            本案的爭議焦點在于被告水務局系出事地點的河堤設施建設維護者,河堤圍墻無防護措施,是否應當承當賠償責任,如何賠償。被告路燈管理處對事發路段的路燈是否因未能及時檢修,導致燈光昏暗或呈關閉狀態,致使受害者看不清道路跌入水中。兩被告是否應當承擔連帶賠償責任或者按份賠償責任。

            觀點一:兩被告應當承擔連帶賠償責任。兩被告無共同故意或者共同過失;兩被告加害行為結合在一起,同時造成同一個不可分割的損害后果;在因果關系上,每個人的行為單獨均足以造成損害后果。本案兩被告應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觀點二:兩被告應當承擔按份賠償責任。兩被告無共同故意或者共同過失;兩被告加害行為結合在一起,同時造成同一個不可分割的損害后果;在因果關系上,每個人的行為單獨不足以造成損害,只有結合在一起才能共同造成損害后果,加害人應按照其原因力大小及過錯程度承擔按份責任。本案兩被告應承擔按份賠償責任。

            筆者認為觀點二比較合理。本案中事發地點河堤陡峭,河堤乃至河岸無緩沖坡度,水面與河堤呈九十度直角形狀,距離地面十余米高,且水下淤泥較深,行人一旦墜入則無任何自救或補救可能;同時,河堤圍墻較低,最低處僅60厘米,圍墻上無防護措施,僅有的警示牌也被枝葉掩蓋。根據侵權責任法第三十七條第一款的規定,賓館、商場、銀行、車站、娛樂場所等公共場所的管理人或者群眾性活動的組織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被告水務局按照過錯推定責任分配原則,舉證責任倒置,未能提供證據證實其盡到河堤建設維護的義務,應承擔賠償責任。

            至于另一被告路燈管理處的賠償責任,由于原告無法提供路燈管理處燈光管理不到位的證據。而被告路燈管理處對此提出證據,證實事發當晚路燈照明情況良好,且事發地點不屬于路燈照明的范圍。被告路燈管理處不承擔賠償責任。

        同時筆者認為本案中受害者自身也存在主要過錯,其系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酒后乘車途中要求在路途中下車解手,且自行爬上管道導致落入河中溺亡,應承擔主要責任。被告水務局應按照其原因力大小及過錯程度承擔按份賠償責任。

        責任編輯:呂佳音
        友情鏈接

        最高人民法院  中國法院網  陜西法院網  漢中市政府網  新華網  人民網 中國新聞網  法制網  陜西政法網

        斗牛平台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