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 id="x9vzs"></p>
    2. <kbd id="x9vzs"></kbd>
      1.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時間:
        當前位置: 首頁 > 普法天地 > 以案說法
        本案水電安裝工人身損害如何賠償?
        作者:汪利斌 龍海東  發布時間:2015-12-03 10:17:21 打印 字號: | |

        近年來,隨著農村生活水平不斷提高,村民自建房屋、拆舊翻新進展如火如荼。但因地域條件受限,農村建房及裝修一般都是雇傭當地會手藝的瓦工、木工、水電工進行。這樣就難免導致工人與房主之間、工人與工人之間、工人與他人之間人身損害賠償、合同違約、債權債務等糾紛不斷出現。每年因建房、裝修導致的上列案件在農村法庭占到了三分之一左右。故筆者想通過審理的一起典型案件,與大家探討一下在農村建房過程中,水電安裝工人身損害如何賠償的問題。同時,若對農村建房能起到一定的警示、引導作用為盼。

        【案件回顧】

        20136月,李某自建四層房屋,主體完工后,經人介紹認識了水電安裝工張某,李某與張某口頭約定由李某購買材料,張某提供工具和技術,以每間房屋230元的工價將整個房屋水電安裝工程包給張某,工程完工后結算支付報酬。隨后,張某到李某家施工。201411月,張某將李某房屋內部水電安裝完工后,便到別處接活干。此后,李某多次打電話給張某,要求張某把外墻皮一根落水管安裝完畢,張某以外墻皮落水管不屬于水電安裝范圍為由推辭一直未去安裝,故雙方也一直未結算。2014年元月16日,李某再次打電話要求張某將未完工的外墻皮落水管安裝完畢,張某遂前去李某家施工。施工過程中,張某使用李某提供的麻繩系于腰間高空懸吊,自上而下行在外墻皮打孔,至三樓處,麻繩突然斷裂,張某墜地受傷。治療所花醫療費67949.51元,鑒定為八級傷殘。后因賠償事宜張某與李某意見嚴重分歧,張某遂于20153月以義務幫工人受害責任糾紛為由訴至法院,要求李某賠償各項經濟損失共計237762.7元。

        【意見分歧】

        對于本案的處理有兩種意見。第一種意見認為,水電安裝、房屋裝修一般均屬承攬合同性質。本案李某與張某的口頭約定雖對履行期限、驗收標準等部分內容約定不明,但不影響承攬合同的其他內容。該承攬合同在李某與張某口頭約定一致時已經成立,完工驗收結算后方才終止。因雙方未交付驗收,亦未支付結算,故該承攬合同并未履行完畢。又因僅有口頭約定,張某認為外墻皮落水管不屬于水電安裝范圍,但按當地建房一般慣例均認為,在無特別約定的情況下,水電安裝應當包括室內及室外兩部分上水、下水、來電、去電、開關等管道線路的鋪設、安裝。綜上,2014年元月16日張某到李某家安裝外墻皮落水管屬于對該承攬合同的繼續履行。對于造成承攬人自身損害的,按照承攬合同之規定,原則上應當由張某自己承擔,但作為定做人的李某提供麻繩直接導致張某受傷,且選任水電安裝工人時未嚴格審查其技術資質,存在指示、選任不當,也應當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筆者同意此種意見。

        第二種意見認為,張某雖承包了李某房屋水電安裝工程,但水電安裝只負責室內部分,并未明確約定安裝室外墻皮落水管。201411月張某將李某房屋室內水電安裝完工后,即已履行完畢承攬合同中承攬人的合同義務,交付后李某一直不結算是拖欠工資的行為。張某于2014年元月16日再到李某家安裝外墻皮落水管是出于好意幫忙,更是為了能夠順利索要之前水電安裝的未結工資。此時,張某與李某之間已形成新的義務幫工關系,張某因幫工行為自身受傷,應當由被幫人李某承擔全部責任。故本案張某起訴的義務幫工人受害責任糾紛案由適當。

        【審理裁判】

        法院審理后認為,張某與李某口頭約定由李某提供材料,張某提供工具和技術,以每間房屋230元的工價將整個房屋水電安裝工程承包給張某,工程完工后結算支付報酬。雖對履行期限、驗收標準等部分內容約定不明,但依據《合同法》第二百五十一條第一款規定承攬合同是承攬人按照定作人的要求完成工作,交付工作成果,定作人給付報酬的合同?!睆埬?、李某之約符合承攬合同的特征,故張某、李某之間形成承攬合同關系。對于外墻皮落水管是否屬于張某水電安裝的范圍,因張某、李某口頭約定不明,雙方各執一詞。但按照當地農村建房水電安裝行業一般慣例,均認為外墻皮落水管屬于水電工施工范圍而非張某主張的瓦工工作范圍,且李某打電話要求張某安裝外墻皮落水管,張某當時并未明確拒絕,而上門進行安裝。故張某為李某安裝外墻皮落水管的行為應認定為繼續履行未完成的承攬合同,而非義務幫工。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條規定“承攬人在完成工作過程中對第三人造成損害或者造成自身損害的,定作人不承擔賠償責任。但定作人對定作、指示或者選任有過失的,應當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北景钢?,張某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在安裝落水管過程中盲目大意、忽視安全隱患,自身存在重大過錯,作為承攬人應當承擔60%責任。水電安裝系專業技術工作,李某在選任水電工時,未核查張某是否具備相關技術資質,存在選任不當,且李某未意識到安全隱患,為張某提供麻繩,直接導致張某摔傷,故作為定做人,李某應承擔40%責任。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十條 、第二百五十一條第一款、第二百五十二條、第二百五十三條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條、第十七條第一款、第二款、第十八條第一款之規定判決如下:

        張某本次受傷治療所花醫療費、誤工費等共計人民幣140008.21元,由李某賠償張某56003.28元,其余84004.93元由張某自行承擔。

        【要點評析】

        通過對本案的審理剖析,透露出三個核心問題。第一、法律關系的定性是案件實體處理的指揮棒。第二、樹立法律意識,合同盡量簽訂書面形式,以免維權困難。第二、遵守行業一般慣例、弘揚風序良俗對于案件處理具有特殊作用。

        責任編輯:汪利斌 龍海東
        友情鏈接

        最高人民法院  中國法院網  陜西法院網  漢中市政府網  新華網  人民網 中國新聞網  法制網  陜西政法網

        斗牛平台娱乐